是华

纸墨印苍生||cocer/明信片/填词/语c/章er/全职/盗笔/龙族/耽美/写手

明日


Chapter7.
“我们为什么要坐船!”路明非按着蓝牙耳机,冲里面的人喊。他现在躺在船舱里,外面是海浪拍击的巨大声响,他又晕船了,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桶来吐一吐,而不是去监视什么鬼知道在哪里的阿瓦隆。
EVA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她说:“不坐船你是要游过去么?我们已经漂了三天了,你有自信能游三天?”路明非有气无力地回答:“只有我漂了三天……”
“你现在应该尽量出去,吃点什么补充体力。”EVA淡淡的说,“否则你很可能进不去阿瓦隆……或出不来。”
是的,死人之国尼伯龙根有些人穷尽一生也不能进入,而一旦进去就是永恒,永永远远的死亡。

侍者穿梭在游轮三层的大厅中,为每一位不够尽兴的客人及时地送上一杯酒。现在正是深夜时分,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姑娘们的裙摆像团团花朵盛放,大厅里漂浮着酒香,靠窗的地方有乐手正在在演奏《维也纳少女圆舞曲》,大厅中心有不少人和着乐声舞蹈,让人恍惚回到了19世纪,将要在这里发展一场艳遇。
大厅角落有几张桌子,几乎没什么人坐在那里。比起看别人跳舞,人们更愿意自己走过去和一个年轻女孩拉着手舞蹈,或者端一杯酒去甲板上吹吹海风,看看星星,惬意极了。
侍者端着托盘, 想要到桌子旁边休息一下。他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个时候他突然注意到有个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阴影里,像一头潜伏在黑夜里的豹子,正在暗暗地观察这里的人。
他连忙换上一脸职业的笑容,低声询问:“Sir,  may I help you?”客人的脸色苍白,他戴着一顶宽大的帽子遮住半边脸,侍者看不清他眼神,但当他真正地把目光投到侍者身上的时候,他却感到那目光像是一柄锋利的刀在他身上刮过。
客人扶着帽子起身走向了甲板,经过侍者的时候,他微微地点了点头,算作致意。
客人拐了个弯,在通往甲板的路上消失不见。侍者此刻惊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路明非趴伏在栏杆上,看起来像是在欣赏夜景,实际上却是用栏杆抵住腹部,免得自己一口吐出来。晕船实在算不得上是一件好事,那个侍应生端来的酒味浓烈,如果路明非刚才不走开,他很有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当场吐出来,这太引人注目了,而且会让他成为一船人的笑柄。
应EVA的要求,路明非咬着牙把食物咽进了肚子里,只是为了可以找到楚子航,营救出子航这件事增添一分的希望。但是阿瓦隆会在哪里出现,什么时候出现,他却一无所知。更雪上加霜的消息是,进入阿瓦隆,他将彻底和EVA断开联系,那里应该是屏蔽信号的。
现在晚上的天气那么好,星空晴朗,即使没有喝酒,夜风也吹得人微醺。路明非脑子里混混沌沌的想着他和楚子航一起经历的事情,那些记忆都有些模糊了。从他一直嚷嚷着要去找楚子航开始,所有的人看他都觉得他像个刚从精神病院里放出来的病人,疯了一样要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他有时候也会想,是否楚子航确实是他臆想出来的一个符号,一个自我安慰的标签?但是师兄的脸那么真实,他的咆哮还在他的耳边回响。
路明非抬起手看着掌心焦黑的碎片。他一个人千辛万苦的调查,从楚子航任务的开始到结束。最后他所能找到的只有一块画布的碎片,来自一个画家怪诞的想象。
阿瓦隆,英国传说里亚瑟王长眠的岛屿。
EVA对他说:“路明非,你一定要回来。”

tbc.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