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华

纸墨印苍生||cocer/明信片/填词/语c/章er/全职/盗笔/龙族/耽美/写手

人生如逆旅

Chapter4.【最终章】
原计划是两篇到三篇完结的,但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为高三的缘故停了这么久。
这章很粗糙,并且烂尾了┐(´-`)┌以后有机会再修正吧。
以下正片。
PS:手制小分表已遗失,附上数据:
TES:99.10  PCS:96.83  总分:195.93(FS)
总分(SP+FS):289.29
【P分过高,凑活着看吧,事实上非高贵国籍非冰协亲儿子非技术型选手这个分数非常6!让我们为他鼓掌!】

————————————————————————————————————————————————————
※歌名及内容纯属杜撰

自由滑是一首歌,胜生勇利常在不训练的时候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坐在地上听着微微沙哑的女声唱“I have no way to change……”
歌的名字是《My Early Youth》,听这首歌时他总能感受到一种平静的孤独,正如歌名,他缅怀着那段静水深流的时间,所以在圣彼得堡训练的时候更经常的听。
Victor很轻松的了解到了胜生勇利的歌单,所以自由滑节目编排结束的时间比短节目还要快。Victor看中了胜生勇利对这首歌的熟悉和理解能力,把它作为长节目的用曲,是有一番争夺金牌的意味的。
六练的时候胜生勇利忍不住想,Victor对这首歌有多理解呢?他在听歌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呢……他的跳跃失败了。
果然,不能在赛场上想东想西的。
Victor站在边栏后,目光平静地扫过场内的世界顶级男单。雅克·让·勒鲁瓦、贾科梅蒂、奥塔别克·阿尔京……不,阿尔京还不算,只是第五组的选手语大奖赛阵容微妙重合,这给他的心里覆上了一层阴影。
胜生勇利的心理承受能力一直是他的短板,上赛季大奖赛结束后他们在训练间隙看了其他人的分数,他还记得胜生勇利说,还好那天我的状态好。
还好状态好,如释重负的表情,如果胜生勇利想起那些紧随他的分数,会不会觉得也许过去是侥幸,然后再次功亏一篑?
这……可是他的退役之滑啊。
六练结束,胜生勇利滑行过来,喊Victor。
“去准备?”Victor说,“离你上场还要很久呢,勇利。”

“嗯,我前面是玢·曹、贾科梅蒂,披集和阿尔京。”胜生勇利说,“Victor,你经常听听过这首歌吗?”

“不,我记得跟你说过的。”Victor回答他,眼神有些不解。
“嗯。”胜生勇利慢慢地说,“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吧。”Victor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他的表情凝着,胶在一起——他说:“好。我在入口等你。”
他转身,快步走远了。
胜生勇利一直看着他离开,才沿着走廊向前走。他戴上耳机,播放曲子,再次沉浸到了六练时的感觉里。那种庞大的寂静的孤独压着他,耳边有女声幽幽地对他说I will always miss you,她突然就想起了他的少年时代,也是一个人。
那些仍不为Victor所知的少年。
那是他对Victor情窦初开的时候, 他在自我否定与挣扎中生活,他一方面渴求他的缪斯,另一方面,他害怕他的感情。他读书听歌,掩饰自己的不安,那些时间里胜生勇利像是一个苦行僧,只想用沉重的训练来摆脱自己的负面情绪,那个时候的他差点就折在了发育关上。
现在想想真是后怕,他几乎都要一脚踏进那个泥潭,做一辈子垫底的人。
在这期间他最爱听这首歌,歌词没有那么触动人心,但他听到曲子就会平静下来。
可能因为歌词讲的就是一个爱而不得的故事吧。
胜生勇利听了很多遍歌,看时间快到自己了,他走向出口,找到了静静地站在那里的Victor。
他恍惚地想,有没有人对他说过,你很像精灵呢?
“Victor!我,胜生勇利会让你看到真正的艺术的!”他冲Victor喊,声音压过了场馆里观众们对阿尔京的鼓掌致谢声。
山呼海啸里,他们站在一起,两个人的眼睛里都反射着整个场馆的光。
Victor说:“好。”
到胜生勇利上场了。
他滑上冰面,做了一下调整,摆出了开场的姿势。
他的悲伤里,面容悲戚,在冰面上一手冰屑覆上面庞。他的心和少年的心气和,青涩与成熟交替闪现,在歌声缭绕的吟哦中,他起身,不顾流下的冰水,做了一个长长的滑行,冰刃在灯光下闪烁着漂亮的光芒,一个完美的后内点冰四周跳。
Victor的四周跳,Victor每一个跳跃的样子。
他看着画面上的Victor,无意识蜷起的脚趾。
“But I was ashamed……”他在冰面上滑行,景物飞快退去,他伸出手,扬起手指,指尖的弧度像索取像给予。
后内结环四周跳。
Victor走上领奖台,拎着金牌意气风发。
他听不到场馆内的掌声,他滑出,捧住胸口。
他在偌大的场馆里捡起一张不知被谁丢弃的废纸,上面用铅笔浅浅的写着一个人的名字。
“As time went by……”他矮下身,矮下身,像是不堪重负,低垂着头,旋转。
胜生勇利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他的脑子里过着一连串的事情,他所有的爱和恐惧,这一刻操纵他的身体的似乎不是自己,他高高跳起。
阿克塞尔三周跳。
实在累得不行的时候他跪在冰面上,想起另一个人扬起一片冰雪的样子。
燕式旋转。
某个人扬起的长发。
阿克塞尔三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
他排着长长长长的队,和一群粉丝们一起买一张海报。
“In my finger in my word, and in my silence tear……”歌声进入高潮,他立刻做了一个后外结环三周跳。
我为你留下的泪水,你为我展开的笑颜。
一波一波钢琴声涌起,他向前奔跑,旋转,向后滑行,点冰,冰面上留下一道漂亮的s型痕迹。
勾手三周跳接后外点冰两周跳接后外结环两周跳。
虽然隔了很长很长的时光,但我们的手最终都会碰到一起。
“……To say your name again……”
后外点冰四周跳接后外结环两周跳。
我的心永远都不会改变。
“Victor……”他的嘴唇无声的翕动,滑行。
定级步法。
所以。
接续步。
请不要离开。
联合旋转。
伴我身旁。
他的身影那么美,歌声却那么叫人心碎。
“……My love,will never end.”
他亲吻着手里的冰。
他流下泪水。
他流下泪水。
他的表演。
他的滑冰。
他的世界。
他的一切。
就在此刻,结束了。

============================================================================
其实吧,勇利二十三岁才拿了块世界级比赛的奖牌(还是银牌……)他退役了谁管他啊。
Victor这样一个二十七岁的大龄现役男单,按设定已经是花滑史上的天才了,没有伤病状态还行,不去争取金牌反而来给一个默默无闻一事无成的别国选手当教练,勇利没被他的粉丝打死已经非常幸运了。
凡人和天才没有可比性,赛场的最终归属只能是尤里·普利塞提,各种意义上。(我就苏他怎么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