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华

纸墨印苍生||cocer/明信片/填词/语c/章er/全职/盗笔/龙族/耽美/写手

【维勇维】人生如逆旅


Chapter3.

〖正剧向〗
〖清水〗
〖本章有私设。〗

乌托邦胜生里只剩下了胜生宽子和西郡一家。
优子很难过的说:“勇利他为什么要退役呢?他明明很喜欢滑冰的。”西郡豪轻轻拍了拍优子的肩膀,安慰她。
宽子捧着一杯茶,坐到软垫上,说:“实际上勇利没有亲口说过他要退役……只是,毕竟他是我的孩子,我多少还是能了解他的想法的。他昨天给我打电话,说比赛结束后就会日本。他十八岁升入成年组,升了组之后五年都没有回家,成绩不好,也还在‘一生悬命’【いしゅうげんめん】,回到了家乡,就跟美奈子说考虑退役。维酱来了才让他又有了信心,重新振作,这两年比赛的时候,也都没有回来过。这孩子渴望着更远的地方,可他太脆弱了。维酱好不容易让他变得坚强了,可我看他比赛的眼神就知道他已经决定好了。勇利从小学滑冰就跟着维酱的脚步,现在终于追上了,所以他就想着回来了。”宽子的神情里不再有那种他们熟悉的笑意,她显得很忧愁,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担心。她说:“美奈子在芬兰应援。我觉得,还是让美奈子跟他谈谈比较好。”

美奈子接完电话,心情很复杂。她在胜生勇利年龄很小的时候就在教他芭蕾了,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已经成为了享誉世界的运动员了。
她了解胜生勇利的另一面,每个孩子都不为父母所知的另一面。宽子说他想退役就回来了,其实也不全对。他23岁的时候仅仅是考虑,他还没有追上Victor呢。为了和Victor一起参加大奖赛他连养了那么多年的狗——就连狗也叫Victor——去世都不管了,怎么可能真的退役,从此抱憾终身?可是23岁,Victor当了他的教练,他终于追赶上了。
她知道不能跟胜生勇利谈,于是她联系了Victor。
胜生勇利知道美奈子要找Victor,就先回了房间。
美奈子和Victor坐在酒店的餐厅里,美奈子单刀直入地问他:“你知道勇利要退役吗?”Victor露出了一个明显惊讶的表情:“不……勇利没有跟我说过。”美奈子揉了揉眉心,说:“如果没有你,勇利不会有现在的成绩,这点我们都很感谢你。我教了勇利这么久,也算是他的家人了,我本来不该这么说的,但他现在……”美奈子不知道到底该怎样给Victor说清楚,她沉吟了一下,给Victor讲起了胜生勇利小时候的事。
“勇利学冰很早,但决定职业道路晚了。你第一次拿奖是11岁,勇利就是那个时候决定了要把滑冰当做职业,而不是爱好的。”
“那个时候他已经九岁了,九岁的孩子筋骨都长硬了,他不是天才,柔韧性差又贪嘴,但为了能跟你同台竞技,他扔掉了所有的零食。”
“宽子把他送到我这里的时候,他还是个小胖子,我让他减肥,告诉他如果不减肥就不让他上冰,他就每天只吃一顿饭,跑几个小时都不,一个月减掉了十公斤。”美奈子说到这里,眼泪都掉下来了,“他还是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他也没吃过特别好吃的东西,到九岁之前她吃过的最喜欢的食物就是炸猪排丼,所以直到现在他也只吃炸猪排丼。其实世界上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比炸猪排丼还好吃的东西,他在参加比赛的时候走过那么多地方,可是他都没有吃过。”
“他学芭蕾把腿抬着拉筋,疼得脸都皱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都心疼他,让他缓一缓,他说:‘我要滑冰’反过来安慰我说,其实也没有那么痛。可他没有什么天分,就是这么努力了,到了23岁,四周跳里也只会后外点冰跳。”
“他私下里偷偷练4F,也没有人指点他,切雷斯蒂诺带的学生里,他不是资质最好的,所以也没有那么多资源给他,他这样拼命就是为了能再接近一点……那年大奖赛总决赛上他排第六倒数第一,但那已经是他的最好成绩了……”
“全失误,摔的很难看吧?他只想追随你,现在他得偿所愿了,于是就考虑到了退出,可是他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成就!”
美奈子露出一张哭花了妆的脸,哽咽着说:“他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下,他都可以在历史上留下名字了!如果你能复出,他还会跟着你向前,等到奥运会。可是他这么早离开,我们……他甘心了,我们不甘心。”美奈子低声说:“我们这些追随着他的人不甘心。”
Victor从来没有听胜生勇利给她说过这些事情,他实际上是一个很凉薄的人,不关心自己对别人做出了什么承诺,自己是花滑上的天才,都只和天才交往,直到他看到了胜生勇利复制了他的节目,他才认为胜生勇利像他一样,也是天才,这样他才去做了胜生勇利的教练。
Victor不知道,在日本,胜生勇利背着他练习了多久,才敢在他面前做一个跳跃。更大的愧疚席卷了他——他无所谓胜生勇利摔的难看不难看,他根本没有看胜生勇利的节目,他只顾着接受冠军的奖牌,接受掌声与欢呼。
直到很后来,他才和胜生勇利成为soul mate,胜生勇利捂热了他冰凉的心,让他第一次直面生活,懂得爱。
“我不知道……我也想看着他站在那里,但是最后决定的还是勇利自己,我会跟他提的。”Victor承诺。
“谢谢你。”美奈子擦掉泪水,叮嘱他如果胜生勇利问起,就说自己看他好像又发胖了,让Victor帮忙监视。
Victor回到房间的时候胜生勇利正在吃饼干,一盒蔬菜疏打饼干,吃了好几天才吃了三四块,上面只撒了盐来调味。胜生勇利听到开门声,转过身来,问Victor:“美奈子老师跟你说了什么?”
“她说你要退役。”Victor说,他逼视着胜生勇利,“为什么?”
胜生勇利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暴露了,他连忙放下了饼干,说:“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我也不是想瞒着你,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Victor的眼泪在眼珠上流动,最后变成一大颗泪珠砸到地上。他说,是我做教练不够好吗?我的花滑结束了,可你的还在啊!
胜生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能碰了碰Victor的手。他说:“不是的。Victor做我的教练我很开心,美奈子老师跟你说了吧,我一直把你当做目标的事。她一激动就什么都不管了,都说给你听。”
“Victor做选手很好,做教练也很好,可我的花滑从始至终都是你。当你离开冰面,我的梦也就结束了,我整个少年到青年时期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奥运会,而是追随你,我也喜欢滑冰,可我喜欢滑冰,比不上我喜欢你。”
“勇利……!”Victor抱住他,胜生勇利能感觉到皮肤上湿润的触感。
他抚拍着Victor的后背,说:“还有明天的自由滑呢。”
半晌,Victor才吸了吸鼻子,闷闷的应了一声。
“好。”

tbc.

还有两篇完结!这篇文还有一个后记,等下再发上来,先发短节目的小分表。
求一波评论!如果有fo就最好啦!(*/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