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华

纸墨印苍生||cocer/明信片/填词/语c/章er/全职/盗笔/龙族/耽美/写手

【维勇维】人生如逆旅

〖正剧向〗
〖清水〗

Chapter2.

赫尔辛基会展中心假日酒店是大部分来芬兰旅行的人会选择的入住地点,天黑后酒店的灯光依次点亮,又在夜深后依次熄灭,只有寥寥几个房间还亮着灯。
胜生勇利靠在床垫上,被子胡乱的搭着,一边刷着社交软件,一边哼着歌。暗红色的窗帘已经拉住,衬着黄色的灯光,给屋子里的所有东西打上了柔和的弧度。
房间里有隐约的香薰味道,Victor洗完澡,擦着头发走出浴室,全身带着缭绕的水汽,凑近胜生勇利,问他:“在看什么?”
“Yurio推荐的美食……”Victor听他这样说,从胜生勇利手里抽走手机,放到柜子上,说:“还是快点睡觉吧,Yurio昨天才把自己吃成了食物中毒不能参加比赛,他的推荐你最好还是小心点。”说完自己又小声嘀咕,这真的是自己认识的yurio吗。
胜生勇利笑了笑,关掉了灯,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躺到床上,从两张紧挨着的床中间摸索——他摸到了Victor伸来的手,两个人都握到了本该在睡前褪下来的戒指。
“晚安,Victor。”胜生勇利说。
“晚安,勇利。”Victor回答。

“勇利,你六练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Victor扯着勇利的脸,表情很不爽。试做的跳跃一个接一个失误,如果这是在正式比赛里——“对不起Victor!”胜生勇利扣住他的手说:“没有下次了。”
胜生勇利知道自己着急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比赛,但他并不想让Victor担心。
他的签位是第三组第四个,这已经是不错的签位了。
“在我之前上场的有Albert,Ricklan和……”胜生勇利回忆着这几个只有少量冰迷的选手,忍不住自嘲的笑了——他原本大概和他们一样吧,如果没有23岁时Victor救赎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可能也会和这些选手一样平常的滑冰,衬托天赋型选手的存在,最后平常的退役,成为一个普通人。
还好有Victor,让他能站到这里,让他万众瞩目。
“勇利,快要轮到你上场了,走吧。”Victor整了整领带,走在了胜生勇利前面。胜生勇利走到入口,前一个选手已经走到了等分区,胜生勇利脱下刀套,走向冰面。
广播中传来了柔美的女声:“Taking to the ice, from Japan,Yuri KASTUKI!”
胜生勇利滑行到冰场中央,低着头,双手扣住双肩,背部紧绷。他穿着总基调为松绿色的表演服,整套表演服像十八世纪贵族举行舞会时穿的衣服,袖口有繁复的蕾丝,衣服上装饰了很多钻石,表演服左胸处别了一个松针,松针上方伸出一根颤巍巍的羽毛。
Victor站在边栏后,拳头托着下巴,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
上个赛季结束到这赛季开始有将近六个月的时间,冰迷称之为黑洞期,而对选手来说,已经到了对下个赛季进行编排的时间。胜生勇利在经过了《爱即EROS》和《YURI ON ICE》的洗礼,主动提出要换新风格,Victor为他选择了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找人将十分钟的乐曲进行剪辑,删减为2分40秒,亲自为胜生勇利编舞,相比前上个赛季,整个节目风格大变。
整首《E小调》被剪成了舒缓的开头,压抑悲伤的过渡,快速分弓的释怀的结尾。剪辑师的手法十分娴熟高超,剪辑后的《E小调》不差任何原曲的情感,配上花滑的表现力,足以让人想到生命中的喜悦,悲伤,优雅和浪漫。经过了整个赛季的磨练,在本赛季最后一场比赛世锦赛上,胜生勇利已经可以彻底的诠释出这套节目了。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现在上场的是来自日本的胜生勇利选手,本赛季他的短节目是德国作曲家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
世界各地的人在电视前收看世锦赛,有人作为冰迷苦等,有人打开电视,随手换台,一眼就被他惊艳。
胜生家里坐了不少人,他们一家和胜生勇利的朋友们都坐在榻榻米上等着他的表演,或者说长谷津的大部分人都在等。
随着小提琴优雅的声音响起,胜生勇利张开了双臂,向后滑去。
不像别的选手在开始后都着急做第一个跳跃,他的刀刃在冰面上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双手向前伸出,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向前滑行。
“这里要有第一个跳跃,唯一一个向前滑的跳跃,阿克塞尔跳。”电视里传来诸冈主播的声音,同时,胜生勇利踩住音乐变换的节点,起跳。
“三周半跳!高度和远度都很不错,空中的姿态也非常漂亮!”诸冈为这个开门红喝彩,而远在芬兰的Victor心里却划过一丝遗憾,刚才的3A落冰时轴有些歪,这个跳跃的GOE也不会太出彩。
跳跃结束,胜生勇利开始做燕式旋转,他的表情一直有一丝怔忪,但在旋转上无可挑剔,从向前燕式到向侧燕式的变刃,最后三周的燕式提刀,他在冰面上来回滑动,不住的挥手,可以看出他的上肢动作里有芭蕾特有的古典,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牵动人心。
音乐进入第一个高潮,胜生勇利同时点冰,起跳,落冰,在滑出后立刻接了一个后外点冰三周跳。
“内点三周加上一个外点三周跳,本田主播,胜生选手的实力相比全日锦标赛又有所提升了啊!”诸冈兴奋的说。“是的,这个内点跳的点冰非常干净,在衔接上为了配合音乐,他稍稍延长了时间,但外点跳还是成功完成了,经历了整个赛季磨砺的这套节目,胜生选手已经得心应手了。”本田回答。
在他们解说的间隙,小提琴的声音变得沉重而又快速,胜生勇利在一声长音响起的时候,做了一个4T,大一字滑出,随后,他踩着预示进入高潮部分的快速分弓的节奏滑行,接续步在冰面上留下清晰的痕迹。
“虽然艺术表现力稍显不足,但这无疑是一套四级步法,紧接着的是——”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胜生勇利做出了最后的旋转。
他从蹲踞式旋转到燕式旋转到直立旋转,重心一点点上移,转足每一种姿态的周数,最后,在小提琴的余音中,他伸手到天花板,一只手扶住胸口,身体后仰。
整个观众席掌声雷动,一波一波的尖叫声中,有人喊着胜生勇利的名字。铺天盖地的礼物扔向了他,胜生勇利喘着气,向四周的观众鞠躬致谢,他的头上全是汗水,头发被汗湿成几绺,搭在前额上。
胜生勇利滑向出口,中途他捡起一枝玫瑰,向观众席挥了挥手。
那里的尖叫声又大了几个分贝。
胜生勇利能看到那么多人为他鼓掌,他看到有人站起来挥舞写有他名字的横幅,他看到有人尽全力向冰场上扔下礼物——作为一个世界排名并不高的人,冰场上有这么多礼物,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他听到一直没有停歇的掌声,他听到人们的尖叫,他听到有人喊他名字的声音。
这是很多选手在有了退役的决定后依然会留下来的理由,而胜生勇利直到23岁后才享受到它带给他的快乐。
但他只是滑向了出口,冲Victor挥手。
Victor早就等在那里,蹲下来给他套上塑料刀套,两个人一起走到等分区坐下。Victor拿出纸巾给胜生勇利擦汗,胜生勇利剥开那枝玫瑰的包装纸,把玫瑰伸到他的鼻子底下去逗他,被Victor掐了一下脸。
他们凝神听着广播里的声音,直到分数出来。
“93.36分!”Victor一下子抓住了胜生勇利的手,“你可以进第五组了!”“嗯!Victor一直都是第五组,我也要努力才行呢。”胜生勇利说。
在日本长谷津的乌托邦胜生里,胜生勇利的母亲宽子说:“勇利要离开赛场了呢。”
在胜生家一起看比赛的西郡一家几乎是同时转头,不可置信的说:“什么?!”

tbc.

这几天应该会日更把它连载完的。本来计划上中下完结,结果发现三章根本写不完==
争取下周完结!
最后求一波评论,如果能有fo就更好啦~(。・ω・。)ノ♡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