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华

纸墨印苍生||cocer/明信片/填词/语c/章er/全职/盗笔/龙族/耽美/写手

【维勇维】人生如逆旅

〖清水〗
〖正剧向〗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杜甫

Chapter1.

被称为千湖之国的芬兰坐落在北欧,天气算得上寒冷,却也比不上俄罗斯的酷寒。今年的世锦赛将在芬兰举行,花滑选手齐聚一堂,世锦赛后,整个赛季就结束了。
这次到芬兰,胜生勇利罕见的晕机了,从飞机上下来时整张脸雪白雪白的,却还是挣扎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Victor的影子。
Victor先他一步到了芬兰,准备芬兰世锦赛,胜生勇利拖鞋行李箱走向出口,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那个银发的男子。
胜生勇利向Victor挥手,两个人的戒指在阳光下泛着光。明明只有一周多一点没有见面,胜生勇利的心里却酸酸的发涨,他有一股想哭的冲动,可最终他只是跑过出口,紧紧的抱住了Victor。
Victor拍了拍他的后背,叫他的名字:“勇利,我好想你!”胜生勇利回答他:“我也是。”这点上他还是流露出了日本人特有的保守,声音又轻又小,像某种小动物在心口上轻轻挥了一记,只留下软萌的脚印。Victor一下子笑得很高兴,是真的高兴,干干净净的笑,不散发一点荷尔蒙,像冬天里的暖阳。
Victor拉起胜生勇利的手,说:“酒店我已经订好了,勇利,你的脸好白,是不舒服吗?”胜生勇利用力回握了一下他的手说:“稍微有点晕机,现在已经好了。”Victor哦了一声,意味深长的停顿了一下,说道:“世锦赛在Hartwall Arena举办,我记得很多年以前我在这里参加过欧锦赛,那次拿了金牌。”他们已经走出了赫尔辛基机场,Victor叫了一辆出租车,放好行李箱,坐到车里,听到Victor说的话,对他这种小孩子炫耀糖果的心情颇为无奈,回答他:“我知道啊。”我可是有你每一次比赛的录像,海报——整整一屋子呢。还有,我还没有拿过一块有份量的金牌呢……
他毫不掩饰心里的渴望,说Victor,我一定会拿到金牌的。
Victor正在跟司机说话:“赫尔辛基会展中心假日酒店——勇利,我们等会去场馆吧。”
“啊?”一贯懒散的Victor怎么突然要上冰?胜生勇利又想到Victor还没有回答他的雄心壮志,心里有点淡淡的失落。
司机听到他们的交谈,忍不住问道:“Figure Skating?”
“Yes!”Victor很欢快的回答他,“We are skater,he is Yuri KATSUKI,and I'm his coach,Victor Nikforov. ”“Oh,I know you,you……”
胜生勇利在车后座安静的听他们交谈,并不打算插话。
车子很快停到了酒店门口,Victor掏出20欧元付了车费,帮勇利去拿行李箱。胜生勇利连忙从他手里抢过行李箱,他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那点矫情莫名其妙,但又不好意思开口跟Victor说,于是戳了戳他的腰:“呐,Victor,果然还是睡一觉再上冰吧,我还没有倒时差呢。”
Victor笑着说:“4F?”
“……至少先吃完午饭。”

最终胜生勇利还是睡了一觉,才跟Victor到了场馆。Hattwall Arena是一座弧形建筑,设计同时具有现代感和老式建筑的派头,在这样一个场馆里比赛足以显示芬兰政府对举办世锦赛的重视。
他们到的时间比其他选手还要早一天,偌大的场馆里空空旷旷,没有一个人。胜生勇利换好冰鞋,套上刀套,走到入口。
那里Victor已经换好了冰鞋,他正靠在边栏上等他。胜生勇利看着Victor,他的刘海稍稍长长了,软软的垂在眼前,克莱因蓝颜色的眼睛显得温润极了。胜生勇利知道,只要他站在那里,就会一直吸引着别人看着他。
“Victor,来训练吧。”胜生勇利走过来,伸手拨乱了他的额发。Victor捂着头抗议:“干嘛弄乱我的发型?”“嗯……Victor你该理发了,头发太长容易扎到眼睛。”胜生勇利滑上冰面,任由Victor整理自己被弄乱的头发,在冰面上滑行,加速,左脚点冰,右脚内刃起跳——结果还是摔在了冰面上。
“勇利,你才转了三周啊,还摔倒了,让我算算,GOE全部-3,一个摔倒再-1,这要是二联跳怎么办?三联跳呢?如果在节目后半段呢?”Victor立刻就报复了胜生勇利弄乱他头发的仇,当了胜生勇利的教练两年,他已经可以得心应手的教训他了。

“Victor……”胜生勇利求助。
Victor上了冰,看胜生勇利压出的痕迹,说:“明明之前练了很久,失败已经很少了,我以为你已经可以做出完美的4F了,今天怎么摔了呢?是冰面的缘故?”Victor绕着冰场滑了一圈,点冰起跳一气呵成,完美滑出。
“唔……像是用刃……Victor,再跳一次!”胜生勇利从他的教练刚刚的跳跃里看出了什么,立刻要求。
Victor应胜生勇利的要求又跳了几次,终于忍无可忍要求暂停:“很累啊勇利,我可不像你有那么好的体力!”胜生勇利把头偏向一边,很小声的说:“Victor只做了三个4F……”他突然意识到了Victor的年龄,Victor已经二十八岁了,他的体力、技术、肌肉的发力程度都在下降,那种下降每天都能感受到,让上冰变成了折磨。就连他自己也已经过了二十三岁的黄金年龄,他已经二十五岁了,只能靠着极好的体力和年轻选手一搏,而这种行为无异于吃老本。
“勇利?”Victor看胜生勇利站在冰上一动不动,有点担心,叫他。
胜生勇利回过神来,回应他:“嗯,我没事,我先练习了,Victor,你休息一会儿吧。”他一次次旋转,点冰,起跳,心里却决定了一件大事。
滑完这次世锦赛,就退役吧。

这件事,他并不打算告诉Victor。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