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华

纸墨印苍生||cocer/明信片/填词/语c/章er/全职/盗笔/龙族/耽美/写手

明日

Chapter 5
路明非一个人坐在火车上,用笔记本电脑开始看任务。
驻芬兰专员报告,芬兰的一批雇佣兵产生了不同程度的血统污染,更令人在意的是全部都是精神污染——他们都能使用序列号50以下的言灵,点燃黄金瞳,而身体却没有发生变异。所以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这些雇佣兵现在被关押在秘密的牢房里,用液氮封存。
在这之前,这队雇佣兵宣称自己看到了神迹,巨大的蛇蜕盘绕在山上,高大神秘的石柱看不到顶,直插云霄,上面刻满了粗粝古怪的文字,一眼望过去眼睛像被火烧。
每一条描述都指向龙族。
路明非在心里拟定计划,连细枝末节也都考虑清楚。这样的事他已经习惯了,学生会主席的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要不然就是丢了学生会的脸,会被狮心会嘲笑到死,连头都抬不起来。
看到最后他才发现除了他还有一个协助的人——昂热。
路明非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虽然精神攻击只有血统才能与之对抗,但这个人可以是路明非凯撒甚至诺诺,都不应该是昂热——任务协助一栏上清清楚楚的印着校长的名字,还有他无与伦比的专员号。
“叮”的一声,路明非接到了诺玛的来信。
【路明非专员:
由于代号“奥丁之陨”事件中昂热校长还需要一段调养期,所以任务前期由您调查情报,等待昂热专员到达再共同完成任务。
您真诚的,诺玛】
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路明非贼溜溜的转着眼睛,给路鸣泽发短信。从拿走他的生命开始,路鸣泽对他的忍耐限度就越来越大,于是路明非用起路鸣泽来也越来越顺手。
他问路鸣泽这是怎么回事。
消息刚发出去,路鸣泽的短信就回来了,好像他早就知道由此一问,答案都准备好了。
果然是准备好了,标题回哥哥书,第一段阐述自己对路明非的思念之情,第二段引经据典,全是废话,每次都是这个格式,路明非都看腻了。
第三段只有一句话:昂热的权利不多了。末了还附了个笑脸。
路明非狠狠的打了个哆嗦。他知道权力的重要,即使他并不想握住那高贵的权柄。
他回复路鸣泽:“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把剧本给我。”
如果有了这个,至少可以避免一些无谓的牺牲。
“哥哥,没有剧本这种东西哦,该得到的我已经得到了。”路鸣泽在回拨给他的电话里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路明非却从那句话里听出了森然的笑意。
是的……该得到的他的生命已经到手了。
事情不能控制,接下来只有单枪匹马。
火车隆隆的声响里,路明非低下头,牙咬的死紧。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