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华

纸墨印苍生||cocer/明信片/填词/语c/章er/全职/盗笔/龙族/耽美/写手

明日

【chapter.1】
路明非坐在一块礁石上,把脚伸到海水里,任由汹涌的浪潮拍打着他的脚背。小魔鬼把他带到梦境里却没有出现,他只有百无聊赖的坐着,听冰冷刺骨的夜风刮过突出的礁石,表面的孔洞发出刺耳的呜呜声。
不过如今路明非已经不需要路鸣泽给他的围巾和手炉了,他缓缓吸气……血液里某一部分好像一个沉睡的人被唤醒,怒气贲张地在血管里流动。
这种方法可以让自己身体的温度在几分内提高近16℃,在混血种里只是一种小技巧,毕竟混血种体内的龙血让他们不会惧怕极度的严寒或高热。16世纪中叶有一群僧侣从一个体弱的混血种那里偷走了这种技术,并把它变得适宜人类学习使用,这种方法至今还是不传之秘,一大群科学家去研究,也没有研究出什么结果。
路明非放松了身体,漫无目的的发散思维。等路鸣泽的时间过去了一阵子,他有些不耐烦,却看到天边出现了其他颜色。
极光漫上黑漆漆的天空,路明非已经熟悉了路鸣泽时不时的幺蛾子,这里就算是出现高达都不奇怪。
极光交织在一起,变换形状,满天清晰可见的星斗缓缓移动,划出无数个同心圆,拖出明亮的痕迹,像是连续曝光的图片一样。路明非看着星图旋转的方向,判断出这里应该是北极。
北极怎么会有礁石?
又是真实和虚假掺杂在一起的梦境,路鸣泽的最爱。
路鸣泽创造的梦境大多处于巴洛克时期,
带着古典的、阴森的美,路明非不喜欢这种带着隐喻的梦境,但不得不说在打怪升级的路上这东西必不可少,简直就是块地图一样准。唯一可惜的就是现实世界的东西很少,不好判断。
尤其吞噬了他的生命以后。
路明非自己也知道,现在维持他生命的,不过是一堆残渣罢了。
路鸣泽吃东西很挑剔,哪怕对方是他口中的亲哥哥。在路鸣泽看来,路明非的人生真正开始的时候是他选择了卡塞尔学院的时候,从坐到了那辆红色的法拉利上开始。路鸣泽抛弃了路明非品尝起来寡淡甚至带有苦涩的、普通至极,乏味至极的前十八年,他挑挑拣拣的吃掉了那十八年的快乐,喜悦,而坐上法拉利后的一切都被他吞噬的一滴不剩。
就因为这样,路明非血统强化后的能力还在,身体却回到了十八岁的样子,大脑也被各式各样的负面情绪填满。
路鸣泽说这是吞噬生命的副作用,他所有的情绪都被极端的放大,而这些情绪里没有丝毫的喜悦,只有孤独,悲伤,愤怒……
醒来的时候路明非发觉躺在熟悉的天台上,老旧的风箱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随着他眺望过的方向看,远处的CBD区亮着模糊的光。
路明非首先感到巨大的空虚,随后就是愤怒,那愤怒几乎要把他撕碎,让他甚至来不及思考,就对路鸣泽动了手。
路明非把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到了路鸣泽精致的小脸上,路鸣泽的脸一下子就红肿了起来,与他身上考究的西装完全不匹配。路明非甩完一个耳光就要甩第二个,但是路鸣泽只是轻轻抬了一下手,就让路明非无法动弹。
路鸣泽吐出几颗带血的碎齿,用舌头舔了舔殷红的嘴唇,轻轻地说:“哥哥,你怎么能打我呢?”路鸣泽的脸迅速恢复,红肿消退,牙齿也都长了出来。 他笑着说:“哥哥,我是个魔鬼啊,可不会像是耶稣那样,你打我一下,我再把脸凑过去让你打第二下。”
路鸣泽轻松的停止了天台上的时间,或者说是世界的。路明非和路鸣泽打斗,每输一次,路鸣泽就重置开头的场景,开始下一轮打斗。路明非很多次被路鸣泽掀翻在地,头重重地磕到水泥地面上。路明非已经不知道次数了,他只是一次又一次冲路鸣泽扬起手来。路明非从来不知道路鸣泽下手可以这么狠,把他打到吐血,打到全身的骨头似乎都碎掉了,痛的发不出声音。路明非觉得,也许路鸣泽说自己是他的弟弟,觍着脸凑过来,他就真的以为自己是个哥哥了。
路明非不仅和路鸣泽厮杀,还和他创造出来的各类动漫、影视作品中的怪物厮杀,就在这个天台上,路明非度过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年。
极度疲惫时他仰望着停滞的天空,回忆他干巴巴的十八年,咀嚼回忆到头疼。他从被讽刺,被排挤,被嘲笑,被羞辱的回忆中寻找一点点完全称不上温柔的细节,来排解自己庞大的孤独。
十八岁以后的事情他也记得,但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自己生命中的过客,看电影一样看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无悲也不喜。
路明非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是路明非了。
【tbc.】

评论(4)

热度(26)